<center id="sqeqi"></center><center id="sqeqi"><wbr id="sqeqi"></wbr></center>
<optgroup id="sqeqi"><wbr id="sqeqi"></wbr></optgroup>
<center id="sqeqi"></center>
<center id="sqeqi"></center>
<code id="sqeqi"><div id="sqeqi"></div></code>
首页 >> 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 >> 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川粵家具換位思考與家具行業持續發展道路探索
详细内容

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川粵家具換位思考與家具行業持續發展道路探索

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川粵家具換位思考與家具行業持續發展道路探索

2012-06-21 16:39 來源:未知 作者:劉桂平

       中國家具行業的成長,猶如中國改革開放成果的一個濃縮。但其過程算得上騰挪迭宕風生水起。有人說:行業走向成熟的一個標志“百份之十的企業控制著百分九十以上的市場份額”。姑且不表正確與否,中國家具行業目前正處發展前進的陣痛之中,逐漸形成各具特點、兩足鼎立的廣東、四川家具的“東”(廣東)、“西”(四川)兩大派別。
        本人在家具行業虛渡了十五個春秋。有幸分別在廣東和四川兩地的規模家具公司呆了數年!皷|”、“西”兩大派別成長的路線迥異,發展的趨勢自然大相徑庭!中國家具行業“東”、“西”相互取而代之、一家獨大的預測和做法既不適應中國家具的市場現狀,也與中國經濟發展宏觀調控的要求相左。如何看待這個問題,中國家具行業又將何去何從?自然是眾說紛紜各有千秋。本人愿奉上多年來廣東、四川兩地的不同角度“感覺”,再斗膽觸摸一下家具行業持續發展這支“夢的手”。讓內行大家們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


跟著“感覺”走
在廣東看四川的感覺

        改革開放的春風最早沐浴著中國的南大門。廣東家具行業的得天獨厚不僅體現在地理位置上,幾乎所有行業都成了中國企業標桿。正在這個時候,書生意氣的本人邁出象牙塔,只身來到了這塊熱土。
        沒有界入管理層的前一兩年,視野很窄,甚至只知道廣東的家具出口迅猛,訂單源源不斷;兩年后,步入某公司中層管理崗位,視野陡然變寬。逐漸了解到大多廣東家具心照不宣屢試不爽的經營模式:市場份額一半為出口,一半為內銷(業內譽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打拼市場靠兩條腿走路十分妥當。不管市場“風吹浪大,勝似閑庭信步”,廣東家具行業常常是出口內銷“全線飄紅”,再不然至少也得落個“東方(內銷)不亮西方(出口)亮”。
        逐漸了解到大多廣東家具的市場法則:展會型企業、遙控市場。每年通過3月和8月的廣東廣州、東莞、深圳、佛山家具聯展,既拉籠了國內精英經銷商的加盟,也達到與國際采購團的面對面的合作意愿。國內市場的運作一般采取與當地有經濟實力和經營能力者合作、電話遠程遙控市場操作等。因廣東品牌的強大市場號召力,每年兩次廣東展會之行,幾乎成了一個成功經銷商的必由之路!而國際市場的訂單雖多是貼牌作業。但因價廉物美,國際家具采購巨頭對廣東展會上的趨之若騖和一擲千金的大手筆,差不多就是衡量展會成敗與否的重要標志。
        逐漸了解到廣東家具在國內國際市場的地位:幾乎代表了中國家具行業整個。有傳言為證:世界家具看米蘭,中國家具看(廣東)深圳。廣東家具“一覽眾山小”:在國內市場成一級城市壟斷招牌,低調經營的紅蘋果家具是一面旗幟也是深圳家具的神話;在國際市場雖然做oem的居多,但市場份額卻是大比例。對于絕大多數從業的廣東家具人而言,自豪感自然不言而諭。所謂的競爭只不過同行間的攻城侵地的斗法。不客氣地說:多數廣東人幾乎沒怎么聽說過四川人也在搞家具的。
        五年后,躋身某公司公司管理高層。正好趕上了眾多發達國家以反傾銷為由對中國家具行業頻頻發難,中國家具也即廣東家具出口空前受挫。一時間廣東家具幾成瘸腿人,不知道怎么往前走了。雖然后經國家政府和廣東行業的共同努力,廣東家具的出口的那條腿又可以走路了,但已大不如前那樣地健步如飛了。
        就在眾廣東家具公司徘徊之際,廣東家具行業精英們就象外國人重視中國市場一樣,開始研究起國內市場。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嚇一跳:原來中國市場如此廣大!原來四川家具如此強大!試想下:如果不算出口,廣東家具縱然壟斷一二級市場,在國內市場總體份額卻并不大啊。因為一二級城市場在中國屈指可數,省會級31個,副省會級或本省的經濟中心城市不足兩位數,而三四級城市多大2000多個。這些城市市場份額正好被四川家具獨占!國內市場份額的差距不言而諭。于是整個廣東家具行業“覺醒”了:一方面通過官方和行業出面邀請四川家具代表“現身說法”,一方面開始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在三四城市“粉墨登場”。    
        一陣蕩氣回腸的市場掩殺之后,讓廣東家具界大跌眼鏡的是:四川家具竟毫發無損!狼狽的廣東家具沒了一慣的市場霸氣,除了少數的公司擠開了一條小縫,大多數因產出不敷投入等多種原因不得不揠旗熄鼓。


在四川看廣東的感覺

        廣東家具怎么了?四川家具又怎么了?帶著這個疑問,本人放棄了廣東家具原來公司的優厚待遇,只身來到了四川。那時西部大開發已經吹響了號角,但不久百年不遇的汶川之痛卻要考驗著這個天府之國人的意志力。
        四川家具廠共有9000多家。經過多年的市場洗滌,逐漸形成市場上能夠呼風喚雨的三大超級巨無霸:全友、掌上明珠、雙虎。要問其實力有多大,有一組最新數據也許比較有說服力:四川家具巨頭之一的全友家具工業園占地面積達3500畝,公司擁有自己的直升飛機,年產銷量逼近80個億;另一個巨頭掌上明珠這兩年在機器設備上的累計投入竟達兩個億!
        如果把以上超級三巨頭家具作為第一檔次的話,好風景、港府太子、南方、帝標、浪度等近二十家則為第二檔次,其實力也不容小覷!他們往往能在某一城市以差異化經營的方式與第一檔次的三巨頭分庭抗禮。剩下的良莠不齊權且歸入第三檔次吧。
        四川家具行業第一、二檔次家具公司如此強大規模,在寸土寸金的廣東沿海主攻內銷市場的超過千人或有百畝經營之地算得上大廠了;主攻外銷的充起量不過三倍于內銷的規模而已。
        四川家具人在管理理念上并無優勢,甚至不得不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或明或暗地偷師廣東家具行業,但卻能把家具的規模弄得那么大!把市場收拾得那么好!四川家具人用事實證明了“市場的競爭,最終將不是價格和款式的競爭,而是質量和交貨期的競爭”的市場法則。
        如果說以上所言只是企業內部管理的事,許多廣東家具人并不以為然的話,那么四川家具行業的市場精細化管理則有點讓廣東家具行業望而卻步。不是嗎?他們一旦鎖定哪個城市,會投入鋪天蓋地的廣告撲向消費者,會空降三兩百人掃樓式占領市場每一個角落,讓這座城市徹頭徹尾地寫下自己的產品品牌。然后只留下十幾號人鎮守城池,其余的人又以同樣的方式征服另一座城市。
        四川家具超大的規模、超強的實力和超級市場運作能力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這并不行業發展的全部。擯棄來自廣東家具對三四市場的垂涎不說,其實四川家具行業算起來恐怕不足百分之一的企業有此三“超”能力。然則,百分之九十九的企業如何生存呢?
        四川家具行業多年以來一直被全友、明珠、雙虎三巨頭代表著,四川家具行業也已經被三巨頭深深地烙上了低檔產品印章。在早以貼上標簽、賴以生存三四市場想從三巨頭手中分得一杯羹何其之難!憑一個“忠”心甘情愿地做一輩子三巨頭的oem,隨著市場競爭的加劇,三巨頭不進則退規模越做越大,已經不那么牢靠了。于是,差異化發展甚至借假廣東招牌打市場的擦邊球,已成為公開的神秘。
        近幾年飆升第二檔次的帝標公司堪稱經典。這個只做三巨頭軟肋產品---軟體家具—沙發的公司,月產銷額突破八千套,約合4000千萬元人民幣,儼然成就了沙發帝國!
        另有一些企業,要么就把廣東的一干同行一窩端,高薪聘請,或在廣東注冊公司或直接空口白話自己就是廣東品牌,等人們鬧清怎么回事時,或者他們已經獲得了他們想要的市場份額。當然更多的是讓廣東的專業公司全程包裝,以復制廣東家具的不老傳說。


是否錯覺的“東”“西”

        勿庸置疑:企業的競爭最終就是人才競爭。而所謂人才的競爭,說白了其實就是企業的高管競爭。因為在企業里最終取決定作用,至少也是推波助瀾的人就是他們!皷|”、“西”文化內涵各異,決定了家具企業老板們的用人方式,也決定了家具行業高管們的去向,甚至也已經決定了“東”、“西”家具企業的最終結局。
        廣東東部沿海大多為移民城市。得天獨厚的地理、經濟等優勢象磁鐵一樣,吸引著全國各地富余的勞動人。多年來,南下打工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鑄成了千萬打工者的新的生存方式,拉動了全國范圍的內需和人力資源的合理調整?梢哉f,規模龐大的流動人口對廣東經濟的騰飛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也造成了廣東的管理壓力。流動人口不穩定的特點,也讓廣東的家具企業一般并不指望員工在企業能干多久成為不爭事實。特別是2008年新的《勞動合同法》頒布以后,大多數老板現身說法地演譯著:鐵打的班子流水的盤;除了老板誰都能換!
        而四川家具企業則是典型的內地型企業。員工基本是本省人,甚至本市、本區、本村人。抬頭不見低頭見。老板與員工誰也少不了誰。企業的員工大多一干從幾年、十幾年甚至一輩子。老板們沒有更多的選擇正如員工沒有更多的選擇一樣,錯宗復雜的關系網絡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
        也許對于一般普通的員工而言,企業并不稀罕。因為這類員工雖幾乎占員工總數九成以上,但經常在哪都是一抓一大把。但是對于企業起著舉足輕重的高管們,廣東和四川的家具行業做法便有明顯差異:廣東家具企業一般的做法可能就只是工資上傾斜,最多附加一點購房首期什么的?梢岳斫獾氖,廣東的家具老板生存壓力遠大于內地。內地的人也許有個一百萬元會過得很好,但廣東的人沒有千萬元以上,仍然存在著基本生存的壓力和危機。
        而四川家具企業一般的做法讓人感覺老板們放得更開些。車房的配置算得上是一般的條件,大多開始在企業的分紅、股份上做文章。近年來,更是流行于讓高管們直接兼職地方總代理。高管們的收入大幅度提升,公司的發展真正地與高管們的努力和收獲掛靠在一起了。
        可能正與上述做法有關,沿海的家具高管人才開始大批向四川轉移。然而,能夠留下來的并不多。行業甚至流傳著“外來的高管只能存活四個月”的說法。究其原因,一是四川家具老板對沿海的高管企望太高。老板們覺得自己出了高價格,他們就應該在短期內進行高回報。在使用他們過程中既想放開(讓他們一展才華),又不敢放開(擔心他們沒有真材實料,反而弄巧成拙遺笑大方)。一是沿海的高管空降過來,打破了四川家具企業管理陣營多年來的平衡,一些人多年來無可替代的位置被危及,一些多年來坐得的利益即將被瓜分,甚至消失。于是背后的小動作花樣百出。這讓人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國共合作的年代:日本侵略戰爭爆發之際,勢不兩立的國共居然抱成一團(有一段時期);日本戰敗后,國共又開始了你死我活的拚殺。四川家具行業的一些高管心態可見一斑。


        緊抓住“夢的手”

        開寶馬坐奔馳被視為成功人士的象征。在許多人看來,家具行業的終極成功,也許就是上市。然則上市后又何去何從?做百年品牌?談何容易!那么又為什么始終總有些家具企業紅紅火火?不管是出口型還是純粹的內銷公司。而且,家具行業的發展軌跡越發如出當年的家電企業發展一轍:中國的家具企業正在“大浪淘沙”,全國范圍內的幾個超級家具巨無霸正具雛形。
        其實,不管中國家具行業的“東”、“西”內外怎樣,也不管各自優勢如何,其實都面臨著一個共同的難題:找一條持續健康發展之路。這恐怕比什么都重要,暫且稱之為“夢的手”吧。因為有了它,美夢會成真。


  后記:在今年上!都揖摺房偟178期刊上,我曾撰文仔細分析了廣東和四川家具的各自優勢和不足,甚至斗膽提出各自發揮優勢和諧發展的想法。也許我的想法對躊躇滿志的部分廣東家具人不啻一盆冷水,而對另一部分躍躍欲試的四川家具人很是掃興。但我始終覺得:中國家具任重道遠,中國家具人為減免內耗當和平共處、和諧發展。
        以上我的說法并未列顯四川或廣東家具界赫赫名人的經典語錄,甚至我還認不到幾個這等頭面人物。我只是以一個普通的家具人來察“言”觀“色”和推斷的。但愿這種“感覺”是對的,“夢的手”能夠被眾企業緊抓!

在线客服
- 總經理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Av天堂小说AⅤ天堂小说,韩国在线电影2018理论天狼,欧美精品v在线视频,国产91色综合久久|亚洲欧美中东在线观看|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一本大道香蕉高清视频